.
防城港市图书馆地方特色文化资源库
The Local Characteristic Cultural Resource Bank Of Fangchenggang Library
那良抗日武装起义纪念亭

那良抗日武装起义:1945年春,在防城党组织的领导下,那良方面酝酿抗日武装起义的条件成熟。1945年6月12日晚,在那良修尧村北仑河葫芦潭的一条小船上,防城地下党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参加会议的有谢王岗、黄木芬、宋森、严瑞侨、沈鸿周、沈耀勋等6人,经过充分讨论,决定于当年的端午节(1945年6月14日)在那良举行抗日武装起义。会议通过了《抗日宣言》,研究了部队番号、干部配备及起义的具体行动步骤等。6月14日,沈鸿周率领大勉村40名武装人员,巫摩白率领那良中学30多名学生;严瑞侨率领那楼村30多人和沈耀勋率领范河村的20多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到马头山墩吉村集结,宣布那良抗日起义。6月15日,起义部队发布了《抗日宣言》,宣告“钦防华侨抗日游击大队”成立,大队长沈鸿周、副大队长沈耀初、党代表兼参谋长黄木芬、政治处主任巫摩白、军需处主任王奎。游击大队下辖三个中队和一个政工队,第一中队队长黄德权、指导员沈耀勋,第二中队队长罗迈、指导员严瑞侨,政工队队长巫摩白、副队长郑翠兰。全大队共150人,其中女队员11人,配备有轻机枪6挺,长短枪120—130支(其中手枪30多支)。

那良抗日武装起义是中共防城县党组织由地下活动到公开高举武装斗争旗帜的转折点,它建立了防城县第一支党领导的人民抗日武装队伍,揭开了防城港地区革命斗争崭新的一页,开拓了中越边境和十万大山游击根据地,在中越边境打响了武装反抗国内外敌人的第一枪。

那良抗日武装起义是在抗日战争胜利前夕,中共在祖国南疆举行的一次成功起义,显示出边境人民敢于斗争,不怕流血牺牲的英雄气概。虽然这次起义活动的范围不大,也仅仅在越南靠近中越边境一带和日伪军打了几仗,歼敌为数不多,但它也能纳入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反对日本法西斯战斗的组成部分,具有国际影响。

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这支刚组建不久的抗日武装的主力,1945年9月5日在异国他乡的越南新街遭到了国民党指使的反动武装、土匪张午桥、刘瑞龙部的伏击,两、三百人的队伍被压在河中的几条船上,寡不敌众,无法展开有效的还击,伤亡多人,损失惨重。这就是震惊中越边境的“新街事件”,被称作微型的“皖南事变”。这是中共领导十万山区武装斗争之初的一次沉重的挫折,是在复杂多变的历史转折的特定环境中,由于缺乏政治斗争和武装斗争的经验而发生的重大事件。 

“文革”开始不久,那良抗日武装起义的决策领导人、时任广西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的谢王岗是广西排在前列、在全国排得上号的“走资派”,被诬蔑成叛徒、特务。“中央文革”专案组为此曾派人到防城那良调查过“新街事件”的来龙去脉,这就是为什么那良抗日武装起义,如此小规模的一次地方起义也能在中共党史上留下一笔的缘由。

后来,为纪念那良武装起义英勇献身的革命烈士,教育后人,弘扬爱国革命精神,原中共防城县委、县人民政府于1958年在防城那良中学校园内,修建了那良抗日武装起义纪念碑,纪念碑下埋葬着20多位参加解放战争牺牲的烈士。后因学校扩建迁移至校区营盘岭,2000年7月,在迁建中增建纪念亭和烈士纪念碑。纪念亭高约5米,为中国传统建筑的两层六角纪念亭,亭檐下屹立着花岗岩两块石板,石板上分别刻着“那良抗日武装起义纪念碑”和“革命烈士永垂不朽”文字,字体苍劲有力,熠熠生辉。

那良抗日武装起义纪念亭作为防城港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有约3000人次前来瞻仰,缅怀烈士,参战烈士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昭示后人不畏强暴,不怕牺牲,不避艰险,勇往直前。

未知歌曲

00:00
00:00
访问确认对话框
您确定要退出本特色库,访问到防城港市图书馆门户网站吗?
确认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