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防城港市图书馆地方特色文化资源库
The Local Characteristic Cultural Resource Bank Of Fangchenggang Library
白龙炮台群

白龙古炮台,位于防城区江山乡白龙尾半岛南端珍珠港附近临海的四个小山丘上。白龙古炮台东为“龙骧台”、“银坑台”,西为“龙珍台”、“白龙台”,各因地名而得名,四座炮台总称为“白龙炮台”。炮台建于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是当年国内闻名的海岸炮台之一,现为广西壮族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5月纳入连城要塞遗址和友谊关,公布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十九世纪末,法国入侵越南,兵舰频频进入北部湾,骚扰两广,法军于1883年曾入侵白龙尾半岛一带。中法战争后,法军再度入侵白龙尾及万尾、江平等沿海地方,烧杀掳掠无所不作。据说清军和当地群众曾在沙坳岭(又称番鬼岭)的地方和法军侵略者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打死法军无数,现群众称为“死佬田”的地方就是当年埋葬法军的坟场,直到1886年法军才撤出白龙尾。清政府为巩固海疆防务,光绪十三年(1887年),由两广总督张之洞一面派遣冯子材出镇南关抵御法军侵略,救援越南,一面乘船从广州出发南下巡视海疆防务,亲自率部到东兴、竹山、江平、白龙尾勘察。经过详尽考察,张之洞认为,“防城乃钦、廉水陆要冲”“白龙尾属我,则筑台设守,可以遥瞰海宁,敌窥钦、廉,必顾其后;若为敌踞,岂为东兴、思勒、那梭诸汛地被隔,抑且防城难保”。他要求钦州知府、兵道守备等要员尽早筹措,在珍珠湾选择咽喉要害之地构筑炮台。

中法战争之后,法军借中越尚未勘定边界之机,一再侵入白龙半岛,建筑炮台,打死打伤我军民多人,企图抢占这一战略要地。白龙半岛的争端顿时成了当时中国外交、军事斗争的焦点。后来,经过邓承修等人与法国使臣的多次交涉,才把白龙半岛收回。在这种形势之下,鉴于珍珠港地理位置独特,形势险要,是扼守防城河口及北仑河口的最佳地点,于是便择定在珍珠港的山丘上修建炮台及兵营,由海口恭府管带琼军右营陈良杰督建并于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修筑成。


白龙古炮台,既是海防线上的军事设施,也是庄严而坚固的建筑群体。四座炮台结构形式、规格大体相同,属半潜式的防御工事。下部为地道,设有兵房、弹药库等。整座山丘大半掏空,以条石及水泥加固,修有宽阔阶梯直达上部,以利于战时隐蔽运动。每个炮台正面门楼全用方条石砌成,门楼前设有多层阶梯。每个炮台蝙蝠式的门楼中央,都镶嵌着用楷书镌刻炮台名称的青石板,显得其气势魏巍壮观。

四座炮台上部均为露天炮台,钢筋水泥浇筑,短垣圈成椭圆形。炮台均安放铁炮和设置弹药库、地道、兵舍等设施,露天炮座为椭园形,长约9米,宽约5米,高约0.8米。炮台均配有英国造的大型火炮,其中白龙台和银坑台为双炮台,各安放铁炮2门,龙珍台和龙骧台为单炮台,各安放铁炮1门。每门火炮长约4米,重达7吨,口径为20厘米,属于那个年代的先进武器。据说当年试炮时,炮弹遥落海面爆炸,一声巨响令数十里外的芒街法军头目也心胆俱裂。自炮台建成之后,法军再也不敢前来挑衅,白龙半岛一带从此太平了数十年。

民国之后,海防松弛,守护炮台的士兵悉数撤尽,只余6门大炮留在炮台之上,任其沐浴海天风雨。到了“大跃进”期间,有人将炮筒截断,运去高炉炼铁,不知为什么没有把炮身一并弄去,一代镇边利器成了废料,让后来凭吊者不胜唏嘘。

据《防城县志》记载,距白龙半岛不远的企沙半岛亦有炮台一座,名石龟头炮台。企沙石龟头炮台建于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是总督杨琳奏请设沿海炮台防倭,提督王文雄受命勘察,建石龟头炮台。炮台位于企沙炮台村凸出的部位,防城江出口的东面,与白龙炮台相距18公里,与越南隔海相望,国防位置相当重要。这座炮台与白龙炮台,一东一西,互为犄角,互相呼应,形成了“龟蛇(龙)守(锁)水口”的阵势,虎视大海,扼北部湾水道入防城、东兴咽喉,守护防城江口、北伦河口,和位于县城西部边境沿线咽喉的那梭炮台一起,组成了一个较为完整的沿海防御体系,令敌人不敢贸然来犯。可惜的是,企沙炮台后来也荒废了。1939年冬,日军就是从此处登录,直扑南宁。枕戈以待旦,铸剑以防敌,这是历史对我们的警醒!

未知歌曲

00:00
00:00
访问确认对话框
您确定要退出本特色库,访问到防城港市图书馆门户网站吗?
确认访问